推荐资讯

仲立夏就想在外地人生地不熟的虽然都是去医院打针吃药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7:35 浏览:
仲立夏听出他的着急,心里酸酸的,但他自作孽,就该让他着急,再说,她和儿子都出来三天了他才开始找人,足以证明他有三天又没回家。
 
    “你管我去哪儿了,找我干什么,着急离婚啊?”
 
    明泽楷知道她在生气,“不是,我以为你不会接我电话了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揶揄他,“现在知道着急了,不过我没你那么阴晴不定,你以为我像你一样,说不见就不见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觉得她说的都对,他们之间阴晴不定的总是他,“你现在在哪儿?”
 
    “告诉你你也不会来找我们,因此你没必要知道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惭愧的沉默好一会儿,仲立夏玩了一天很累,想洗洗早点休息,“没话说我挂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想你了,老婆。”明泽楷发自真心的说了一句。
 
    仲立夏一点儿都不感动,相反还有点儿解恨,早干什么去了,现在知道想了。
 
    “活该。”她一点儿都不心软的送给他两个字。
 
    明泽楷苦笑,果然是他的仲立夏,睚眦必报。
 
    “那你和儿子要好好的,吃好住好,儿子有什么喜欢的你都给他买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最受不了他这样,想放下又放不下,很烦人,很不客气的和他说,“儿子最喜欢你陪着他玩,你能给吗?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连这个简单的承诺他现在都没有勇气给。
 
    仲立夏不明白,他到底能有什么难言之隐?出来玩之前,她先确定了他自己你的身体状况,还去找婆婆探口风,完全都毫无理由。
 
    唯一让仲立夏没把握的就是,或许他是真的婚内出,,轨了,哪怕只是他的一次疏忽大意,或许是酒后乱性,所有现在他在支支吾吾,不管和她说实话。
 
    之前说好的坦诚相见,真到有他想隐瞒的事情,那就都是空话一场。
 
    “没事我挂了,你也好好照顾自己,二手烟少抽,酒少喝,身体是自己的,工作不是一天能完成的,现在我不会在家烦你了,希望你每天按时下班,早点回家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说完就关了手机,或许对他而言已经是废话,但她想说的还是要说完的。
 
    明泽楷想对她说,那段时间不是因为他不想回家,是因为真的有处理不完的事情让他忙,太晚回家是怕吵醒她和皮皮,才在办公室里将就的。
 
    事实证明,忙到再晚,有家还是要回家,不然真的会让有心人,有机可乘。
 
    仲立夏的想法很简单,什么时候明泽楷和她坦白一切,她和皮皮什么时候回家。
 
    没想到一切还是都不在计划之内,皮皮没出来几天就感冒,还发烧咳嗽,仲立夏就想在外地人生地不熟的,虽然都是去医院打针吃药,但还是回自己家比较方便。
 
    大半夜仲立夏一个人开车带着刚从医院打完针的皮皮回家,她把皮皮放在安全座椅上,调成半躺的姿势,皮皮从小到大就有个习惯,打完针就睡觉。
 
    中途皮皮醒来一次说要喝水,仲立夏在高速服务站停车,喂皮皮喝了点水,还抱皮皮去了趟洗手间,等在把皮皮哄睡的时候,就继续开车,深夜的高速车辆稀少,但视线不好,视力很容易疲惫,终于在开了四个小时,东方渐渐升起亮光时到了家门口。
 
    明泽楷的车没有在家,肯定又是一,夜未归,仲立夏看皮皮在后面睡得还挺好,就没舍得叫他。
讽刺,她平时在家的时候,他天天夜不归宿,现在她不在家了,他倒带着其他女人回来过夜了,还真是不要脸到家了。
 
    明泽楷在看到仲立夏的车停在门口的那一刻,一颗心猛然一跳,她回来了,是什么时候回来的?为什么回来了不进去?
 
    那个女客户并不知道昨晚过来的时候这里有没有停车,他们两个人应该是闹脾气了,女客户的脸色很不好,走的时候也是带着怒气。
 
    等院子里只站着明泽楷的时候,明泽楷伸手打开了后排座的车门,仲立夏抱着皮皮从里面出来。
 
    明泽楷想要说什么,看皮皮快要醒了就没说话。
 
    他上前帮她开门,本来是准备上楼帮皮皮铺好床,仲立夏却在客厅就把皮皮放下,她胳膊酸疼的厉害,根本抱不到二楼。
 
    明泽楷去拿了薄毯过来给皮皮盖着,仲立夏坐了一会儿又要出门,明泽楷以为她是生气要走,赶紧上前一步拦住她,“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面无表情,无波无澜的看着他,她真想大声的问问他,‘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?’她现在什么都没想。
 
    她冷漠的毫无温度,“我去车里拿东西。”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