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仲立夏淡漠的说那你自己做点儿吃吧粥我定时的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7:36 浏览:
 明泽楷算是舒了一口气,着急的说,“我帮你去拿。”说完,他就跑去外面。
 
    这样的明泽楷看在仲立夏眼里真是讽刺,他从小到大,在她面前就没如此心虚过,无论是因为什么事情,都没像现在这么的惶恐不安。
 
    是不是这也足以证明,他真的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,他才自知理亏的不敢面对她。
 
    明泽楷去车里把她的大包小包都拿出来,因为看到包里有药,还有病历本,进屋他就问仲立夏,“皮皮感冒了?”
 
    仲立夏没回答他的问题,从包里找到电子体温计,给皮皮量体温。
 
    之后两个人就坐在沙发两边,皮皮躺在他们中间睡着。
 
    沉默许久,仲立夏才说话,“这就是你要和我离婚的原因?”
 
    明泽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说是也是,说不是也不是,他无法解释昨晚的确什么都没有发生,真不知道,为什么明明她都已经到家了,还坐在车里,如果她自己开门回家,就可以看到,他们根本没睡在一起。
 
    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明泽楷不答反问。
 
    仲立夏嗤笑,偏头失望的看着他,“怎么?是不是我就不该回来?”
 
    明泽楷说,“你回来后就该直接进屋,那样我就可以证明我昨晚的清白了,我和她昨晚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一动不动的看着他,面无表情,明泽楷除了解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“因为我的车昨天撞了,还在4s店里,然后昨晚很巧的是在饭局上也有她,然后她非要送我回来,我没想到,她来了之后就一直坐在我们家门口不肯走,你说她一个女人大半夜的坐在那里,我……我就让她进来了,但我保证,我是睡在我们房间的,我还反锁了门,她是在客厅坐了一晚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的话仲立夏一句也听不进去,也不反驳,她就问他一句,“是昨晚什么都没发生,还是你和她之间,从来就什么都没发生?”
 
 第238章 平静的惩罚
 
    “是昨晚什么都没发生,还是你和她之间,从来就什么都没发生?”
 
    仲立夏的问题让明泽楷无言以对,他甚至心虚的不敢直视她的眼睛,从小到大,他在她面前没有这么不自在过。
 
    他的反应已经是答案,仲立夏觉得心里如同被沾了硫酸的棉花填充着,涨的厉害,还痛的刺心。
 
    “你的车为什么撞了?你受伤了吗?”仲立夏冷静的转移了话题。
 
    明泽楷再也坐不住,他单膝半跪在仲立夏的面前,惭愧的趴在她的腿上,没脸面对她,“老婆,你别这么平静,你把心里的气都发泄出来,打我也好,骂我也行,只求你别不管我,我真的怕你就这么不要我了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低头看着他,伸手抚摸着他的脑袋,她的明泽楷,从小到大都对她一心一意的明泽楷。
 
    她嘴角微微上翘,“我没不要你,不是你已经决定离婚,不要我们娘俩的吗?”
 
    明泽楷抬起头来看着并不生气的仲立夏,她黑眼圈很重,这几天她一定也没有好好休息过。
 
    他心疼的抬手抚摸她憔悴的脸,“对不起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好怕在你心中的我,变的不再完美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无奈的对他苦笑,“你受伤了吗?”这还是她最担心的问题。
 
    明泽楷摇头,“没有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担心的责备,“你以后不要自己开车,有的时候你还酒后驾驶,真的很让人不放心。”他的腿本来就不方便,她都不知道怎么说他才能听到心里去。
 
    明泽楷起身抱着仲立夏,仲立夏还是把他推开了,“给我点儿时间吧。”她还无法接受自己男人的身体出,轨了另一个人女人,不是她矫情,是真的一时半会儿心理上会有障碍。
 
    明泽楷心里很受伤是一定的,但毕竟犯错的确是他,说实话,这样平静的仲立夏,明泽楷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,他真希望她能和他闹,现在她这样,他更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 
    仲立夏把体温计从皮皮腋下拿出来看了看,还好已经退烧,她对身后的明泽楷说,“你能帮我把皮皮抱到楼上房间吗?”
 
    明泽楷点头答应,就是她的客气和疏离让明泽楷很别扭。
 
    皮皮抱到楼上回来的时候,仲立夏正在厨房熬粥,应该是想皮皮醒来的时候可以吃。
 
    明泽楷说,“你去睡会儿吧,这边交给我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面无表情,“不用,我自己就可以,你忙你的吧。”
 
    “立夏,我……”
 
    仲立夏打断他的话,“你吃早饭了吗?”
 
    明泽楷摇头,“还没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淡漠的说,“那你自己做点儿吃吧,粥我定时的,我先上楼了。”
 
    皮皮半信半疑,“真的吗?爸爸,不会像以前那样,说好了陪皮皮,然后又要因为有事离开吗?”
 
    明泽楷心中惭愧,他无意中的忙碌,在孩子却留下深刻的怀疑,他摇头,“爸爸以后不会那样了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去厨房帮皮皮盛粥,明泽楷抱着皮皮坐在餐桌前,皮皮站在他的腿上,搂着他的肩膀,“爸爸,皮皮和妈妈出去玩没带你,你是不是伤心了?”
 
    明泽楷点头,“是的,所以皮皮和妈妈以后出去玩的时候一定要带上爸爸,不然爸爸一个人在家会很孤单的。”
 
    皮皮抱怨,“可你总是很忙,我和妈妈经常都找不到你,每次皮皮生病,都是妈妈一个人带着皮皮去医院打针。”
 
相关阅读